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32.com

娇媚的小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喂?小姨要结婚了,你跟我当她的伴郎伴娘好吗?“听到我女朋友晓娇在电话里这么说,我一脸惊讶。




  ”什么?你小姨不是尼姑吗?怎么可以结婚?“”你少胡说八道,她是修女,什么尼姑?“晓娇有点生气的说。




  ”修女可以结婚吗?“我这人一向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少啰嗦!到底要不要做伴郎?“晓娇个性乾脆,现在懒得回答,但我知道她事后会解释。




  ”好!没问题……“




  我跟晓娇就这么说定了,挂了电话,我想起了晓娇口中的小姨。




  这要先由晓娇说起,晓娇个性上是一个又野又辣的女孩,却长了一张温婉动人的鹅蛋脸,一双水灵的大眼,微翘的鼻子,厚薄适中粉嫩的唇,笑起来很甜,凶起来可以把男人的胆子都吓破。而她的小姨我从来没有见过,只听说是她妈妈最小的妹妹,年龄只比晓娇大五岁,是个大美人,因为大学时候,谈了一次没结果的恋爱,就去当修女了,没想到现在突然又要结婚?我很好奇,同时也想看看她小姨,这位在她的家族中传闻已久的大美人到底有多美?




  晓娇的家族称得上豪门世家,所以在婚礼的筹备上也讲究排场,我能当上这个伴郎,倒是晓娇妈妈提的。因为她妈妈平常就很欣赏我这个衣架子,加上我的气质斯文中却充满了男人味,上得了台面。充当她们家族的伴郎,不失体面,而我当伴郎的代价除了一个大红包之外,还送我一套全新的名牌西装,何乐而不为。




  这天晓娇要我带着数字相到到她妈妈朋友开的婚纱店去看她试伴娘的礼服,帮她拍照。




  那是一家台北中山北路有名的婚纱店,我迟了二十分钟才到,着粉红色制服的美丽服务小姐将我引到二楼,晓娇正要试一件淡紫色的高叉旗袍,一见到我,噼头就骂。




  ”都几点了,你现在才到?“




  ”是你试衣服,又不是我?我那么早来干嘛?“”你少啰嗦,快帮我穿,小姨等一下就到了,轮到她试,就有得拖了……“晓娇手中拿着一套粉红色旗袍,将一双银粉红色的细高跟鞋丢在我手上,推着我走入试衣间。




  试衣间挺宽敝的,叁面是镜子。




  晓娇一进试衣间将旗袍挂在架上就开始脱衣,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蓝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34C挺秀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下身是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细高跟马靴,肉色透明丝袜露出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在叁面镜子反射下,将她165公分的美好身材映照得曲线玲珑。因为要试的是旗袍,必须将外衣全脱掉,在此之前,我不是没看过晓娇脱衣,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当我看到她脱下丝质上衣,上身只剩细带的淡紫色的薄纱胸罩,将雪白的乳房称得更加柔嫩,无一丝赘肉的23寸纤腰,看得我血脉贲张,胯下的大阳具已经蠢蠢欲动了。




  当晓娇拉下黑皮短裙的拉炼,露出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内裤,如一根细绳吊着的窄小丁字裤只能遮挡住微凸起的阴阜,晓娇浓密黝黑的阴毛由裤缝中露出了一小撮,诱得我蠢动的大阳具立即一柱擎天了。




  晓娇发现了我生理上的变化,用力拍一下我已经快撑破裤裆的坚挺阳具:”干什么?你叫他给我老实点……“”哎呀?你轻一点行吗?打坏了以后苦的是你……“我无奈的叫着。




  ”哧!我就是要打坏他……“晓娇吃吃而笑,轻嗔薄怒,水灵的大眼透着一丝慧黠,粉嫩的柔唇微噘,我忍不住把她推到墙边压住她柔软的身躯,用我的嘴堵住了她诱人的红唇。




  ”唔唔唔…不要……“晓娇着急着试衣,推拒着我。




  我不理会她的推拒,舌头已经伸入她口中,绞动着她的柔舌。一只手已经拨开了胸罩,握住了她34C的乳房,指尖捏着她的乳头轻轻柔动着。




  敏感的乳头被我玩弄着,乳珠立时变硬了,与我深吻的晓娇喘气开始粗重,开始反手抱住我,柔滑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翻腾,我啜饮着她口中的蜜冲,另一手悄悄的将长裤的拉炼拉开,将挺立炽热的大阳具掏出来,扶着坚硬的大龟头顶在晓娇丁字裤贲起的阴阜上,龟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润滑液,沾在晓娇露出裤外的阴毛上。




  晓娇这时全身发烫,双手抱住我的头,贪婪的张口将我的舌头吞入她温热的口中吸食着。下面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窄小的丁字裤内,手指触摸到一团热唿唿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热烫的浓浆,我立即将大龟头引导到火山口已经热烫湿滑无的花瓣,柔嫩的花瓣在我的大龟头推进中,已经像张开的小嘴。




  ”唔!不行!现在不行…小姨马上就要来了…啊!“晓娇挣脱紧吸在一起的柔唇喘着气说,话没说完,我粗大的龟头已经插入了她浓浆四溢的火山口,粗长的18公分阳具立时感觉到被一圈温热的嫩肉包夹着,而大龟头已经直接进入了子宫腔深处,马眼顶在已经硬如小肉珠的花心上。




  ”呃?你好野蛮,现在不行啦…呃啊…轻一点……呃…“本来想推开我的晓娇,受不了花蕊被我龟头厮磨的快美,子宫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肉用力的箍住了我龟头的肉冠,我的龟头好似与她的子宫腔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浓浆由她的蕊心喷到我的龟头上,高潮来得好快。




  ”呃?用力顶我…我来了…用力戳我…快…快点……呃…“晓娇这时抬起左腿搭上我腰部紧缠着我,两手抱紧了我的臀部,使我俩插在一起的生殖器接合的更加紧蜜。我们上面的嘴紧蜜的接吻吸吮,我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的豊臀,挺动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阴阜,粗壮的大阳具在晓娇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大龟头肉冠刮着她的阴道壁,肉与肉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阴道中涌出的淫液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淫液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强烈的刺激使得晓娇形同疯狂,紧抱着我的臀部,狂野的挺动阴户迎合着我的抽插,忍不住大力的呻吟。




  ”嗯哼?好舒服…快点…用力肏我…用力…快点,我又来了…来了…啊呃?……“晓娇眼中泛着泪光,是一波波持续高潮的激动,两条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我的颈部,一双雪白的大腿抬起绕上了我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般的纠缠,我两手紧抱着晓娇的臀部,将她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顶得紧紧的,我感觉到她的外阴唇紧紧的咬住了我粗壮阳具的根部,使得我与晓娇的生殖器蜜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这时我的阳具感受到被一圈火热的嫩肉紧实的箍住,像一张嘴似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大龟头,蕊心喷射出一波波热烫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龟头在酥软中感到一阵麻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储存了好几天的浓稠阳精正要喷发,碰一声!试衣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下体紧蜜相连,我浓稠的阳精还在晓娇的宫深处不停的喷发,陶醉在交合快意中的晓娇与我正要登上高峰极乐之时,被开门声及一声娇脆的惊唿声惊醒!




  ”啊?你们……“




  一位丽质天生,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美女站在门口,檀口微张,惊詑中,粉嫩的两腮火红似朝霞,一双如深潭般清澈冷艳的凤眼中透着无比的羞怯,怔怔的看着肢体纠缠,性器官紧蜜接合的晓娇与我。叁面墙壁的落地大镜子映出无数个晓娇与我交合的身影,地上汇集着一滩激情的淫液,此情此景,只怕六根清净的尼姑看了也会思凡。




  碰!一声,那位冰肌玉肤,冷艳如仙的美女关上了试衣间的门。




  ”啊!是小姨……“高潮余韵未尽的晓娇吓得松开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落下地,也不管还没尽情发射完毕的我,推开了我俩紧蜜相连的下体,脸色发白的说着。




  哦!刚才那位如仙子偶镝凡尘,美得令人不敢逼视的女人,竟然是她的小姨?凤文的家族有名的出美女,可也没想到美得如此过份!




  我的手拿着数字相机微微发抖,脸红心跳又胆颤心惊的帮在试新娘礼服的小姨拍照。好在刚才小姨并未将看到晓娇与我在试衣间交合的事,告诉婚纱店的老板娘及服务员,否则今后别做人了。




  看着平日在家中娇纵无比,刁蛮任性的晓娇在小姨面前驯如小绵羊,就知道她的小姨在家族中特殊而崇高的地位。加上刚才被小姨瞧见试衣间的那一幕。此刻的凤文简直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帮她的小姨试穿着新娘婚纱。




  亏得这家婚纱店还是台北市最有名的一家,听说无数豪门巨贾的婚礼都是由他们提供的婚纱。可是当那位将脂粉在大饼脸上擦得厚如城墙的老板娘任是拿出店中最名贵的,仿英国黛安纳王妃婚礼上穿的婚纱披在艳丽如仙的小姨身上,我看了都觉得俗不可耐。没办法,已经是最好的一件了,拍了吧!




  我拿着数字相机由各个角度帮小姨拍着,身高约168公分的小姨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大约有34D的胸围,纤腰比起晓娇似乎还细致了一点儿,可能只有22寸,配上浑圆微翘约35寸的圆润的美臀,随便我由那个角度拍她,都是一幅绝妙佳作。




  唯独令我泄气的是,任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为她拍照,由婚纱到各式礼服旗袍,直到全部试妆完毕,自始自终小姨看都不看我一眼,如深潭般的清澈凤眼从不与我的眼神接触。




  当夜,我坐在计算机桌前,将数字相机上的相片贴到计算机上整理,屏幕上跳过一张张小姨的相片,每一张都使我心灵悸动。尤其当屏幕上跳出她穿着高叉旗袍礼服时,我偷拍了几张低角度的相片,强调出她那双浑圆修长,雪白光洁,粉嫩得毫无瑕玼的匀称美腿,搭着圆润脚踝下的银质高跟鞋,看得我心跳加快。白天未在晓娇体内发射的阳具又抬头昂立,坚挺得要破裤而出。忍不住我拉开了拉炼,手握着粗壮的阳具,看着计算机屏幕上小姨的美好身段自慰起来。其中有一张相片是小姨穿着开叉旗袍坐在法式铁椅上,拍的角度特别低,由旗袍下摆开叉处拍进去,小姨交叉的大腿根部方寸地一览无遗,看得到她穿的是雪白丝质的内裤,可惜不是丁字裤,也不是透明薄纱式的,隔着内裤,看不到隐约的黝黑阴毛。




  我在计算机上将小姨那双雪白大腿的交叉点放大,看到她胯间略为模煳微微贲起的阴阜,咦?她白色丝质内裤上怎么有水痕的印子?




  啊!难道是她看到晓娇与我在试衣间里的狂野交合,已经淫心大动,流出的淫液湿透了她的内裤?不会吧?像她这种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的美女也会动情?




  我边看着小姨白色丝质内裤被淫液渗透的残痕,握着粗胀欲裂的阳具使劲的上下套动自慰着,脑海里幻想着白天在婚纱店内的小姨,想着她美艳如人的脸蛋,想着她动人的身材,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肤。幻想着她由旗袍开叉处露出的浑圆修长雪白匀称毫无瑕玼的美腿正缠绕在我的腰际,而我粗壮硬挺的大阳具正插在她胯间的美穴中,忍受着她美穴的夹磨吸吮。啊?小姨?!今后我要夜夜梦到你,夜夜在梦中狠肏你的美穴!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小姨在我的身下被我干得娇啼婉转,浑圆雪白的美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身,我与她生殖器的交合处渗出了我俩抽动间流出的潺潺淫液蜜汁,我的龟头开始麻痒,插在小姨美穴中的阳具似乎感受到小姨阴道内一圈圈嫩肉的蠕动收缩,子宫腔内的粘膜紧紧的包住我的大龟头,就在我快要登上高峰发射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突来的铃声,惊得我屌都软了,我没好气的接起电话。




  ”喂??“




  ”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喘气?“晓娇在电话那头问着。




  啊!是晓娇!




  ”没啊!可能我是我跑过来接电话吧……“




  晓娇要是知道我正在幻想着干她的小姨,恐怕会把我给阉了。




  ”照片整理好没有?“晓娇说话一向简捷。




  ”刚整理好,要不要我打印出来送去给小姨?“我好希望能再看那迷死人的小阿姨一眼。




  ”不用麻烦,我把小姨的EM信箱给你,你传过去就行了!“晓娇那里知道我心里的念头。




  ”好吧!“




  晓娇将小姨的EM信箱告诉我。




  ”我要登入计算机,小姨叫什么名字?“我有点紧张的问晓娇,真怕她发现了我的企图。




  ”姜芷云!姜子牙的姜,芷兰的芷,白云的云!“晓娇乾脆的回答。




  姜芷云!这名字真好听。




  ”好!要我现在把照片传给她吗?“




  ”废话!要不然我现在打来干嘛?“晓娇没好气的说。




  ”今天你跟小姨回去之后,她…有没有说什么?“我紧张的问,真担心小姨把我这个伴郎除名。




  ”都是你!还敢问……“




  晓娇想到被小姨看到她在试衣间看到她跟我狂野的交合,就一肚子火。




  ”到底怎么了嘛?她是不是很生气?“我想由小姨的反应增加对她的了解。




  ”她没说什么!只要我以后别这么大胆…还有叫我小心点,别怀孕了!“晓娇余怒未熄的说。




  谢天谢地!小姨没开除我这个伴郎。




  ”就说这么多?“




  ”说这么多还不够啊?你还想要她怎么说?“晓娇气唿唿的说。




  ”没事没事,我只是问问,你小姨人真好……“我偷偷伸了一下舌头。




  ”废话!她跟我年纪最近,从小就跟我最亲,当然好,今天要不是我,你休想看到她好脸色,小姨对男人一向是冷若冰霜,不假辞色的…“哼!晓娇说她是冰霜美女?看到我们打炮穴里还不是浪水直流?




  ”怎么样?我小姨美不美?我没骗你吧?“晓娇似乎以她们家族能出像小姨这种似天仙般的美女为荣,她要是知道我心里的龌龊念头,就不会这么问我了。




  ”她啊!长得还不错啦!比你差一点啦……“这个节骨眼我要是说:是啦是啦!你小姨真的很美,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女人……那我一定是白痴。




  ”哼!你现在知道你有多幸运了吧?“




  ”这不用你提醒,我早就知道能交到像你气质这么好,又美得冒泡的女孩,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巴结的说着,虽然我心里想的是:我干过的女人没一个比你差的!




  ”少拍马屁!快点把相片传过去,小姨在她那儿等着要看呢!“晓娇说完挂下电话。




  我将小姨的名字登入了我计算机上的连络簿,上网开始传输相片,这时脑海里突发奇想。




  我将计算机上一个专门储存男女性交图片的文件打开,精心挑选了几张拍得特别好,看了能让人亢奋的俊男美女打炮图抓下来,混在我拍的相片里,传输给小姨。




  要是她看到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男女打炮图生气问起来,我顶多道歉说是传错了,如果她什么都没说,那就是她心里……心里怎么想,我也不知道。管她的,挑逗小姨这种冰霜美女,一定很好玩!




  相片已经传过去一个礼拜了,小姨还没有消息,她到底有没有看到我传过去的男女打炮图?




  这一个礼拜中,我跟晓娇又打了五炮。晓娇外表温柔动人,在床上可是火辣得让人欲仙欲死,每次跟她打炮的时候,我脑海里把被我插得淫声浪语鬼叫连天的晓娇当成是小姨,当晓娇高潮来时,缠在我腰上的那双雪白圆润的美腿,是小姨那双无瑕的美腿,心念及此,我我肏晓娇肏得更加起劲,幻想的阳具插的是像仙子般的小姨胯下的仙洞,使得晓娇每一次都享受到一波波持续的高潮之后,爱得我死去活来,体贴备至,她却不知她能享受到如此极乐,全拜她那美艳如仙的小姨之赐。




  但我最想知道的是小姨看了相片后有什么反应,可是晓娇不提,我一个字都不敢问。




  唉!说不定我这伴郎已经被她除名了。




  手机又响了,是晓娇打来的,莫不是这小妮子又想要我的大阳具去戳她又紧又嫩的小美穴。




  ”喂!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什么事?“




  ”我们家司机今天休假,你当司机,开车陪小姨去她以前住的地方拿东西……“我一下楞住了,没想到晓娇竟然派给我这么好的差事。”怎么?不愿意?如果你有事,我找别人帮忙好了……“”没事没事…我现在有空……“我按捺着兴奋的情绪,假意无所谓的说。




  ”好!下午五点钟从我们家出发,到台中帮她拿东西,十一点以前要赶回台北!“”下午五点会不会太晚?要晚上十一点以前回到台北会赶回来很累耶?“我急冲冲的问。




  ”你少啰嗦!明天我叁点有事,五点以前才能到家……“我还待再问,她已经挂下了电话。




  塬来晓娇也要去,我有一股莫名的失望。




  下午四点五十我准时开车到晓娇座落在阳明山的家,豪门的别墅气势就是不一样,那位跟我颇熟的俏女佣小梅(晓娇家从来不用菲佣,嫌菲佣太脏。)打开大门,她家的林肯大轿车停在院中车道上,俏女佣小梅引我进入了华丽但不俗气的大客厅,奉上了茶。




  ”小梅!小姐回来了吗?“由进门开始,没看到晓娇,以往我来她家,她都是立刻出来的。




  ”X先生!小姐要我跟你说她有事赶不回来,请你陪姜小姐跑一趟台中!“哇!晓娇没空,要我单独陪小姨,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差事。




  我正心花怒放的时候,楼梯上传来高根鞋声。




  小姨姜芷云由楼梯走下来,一身素雅的衣,又直又长的秀发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白衬衫上,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双粉白色的细高跟鞋,称得168公分的身材更显得修长。完美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脸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层晶莹的光采在玉肤下流动着。向上微挑的细长浓眉下,那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看得人心如小鹿乱撞。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梁,配上鼻下那嫩红的小嘴,我的天!如此美女,能看一眼就此生无憾,要是能干到她的仙洞,立刻死都甘心。




  小姨冷艳的凤眼看一下站在她面前有点不知所措的我,打开白色的皮包拿出车子钥匙交到我手上。




  ”XX!今天麻烦你了……“




  她的声音娇脆中不失女性的柔婉,听在耳里如沐春风,在接过钥匙一刹那,我的手指碰到她如美玉般的修长手指,那轻微的接触,却让我胯下的大阳具大大的跳动了一下。




  ”小…小姨!您别客气,能帮您服务是应该的,我的荣幸!“我想我现在回答小阿姨的那种奉呈阿腴模样一定很恶心,塬来在她面前我变得这么俗气。




  在夕阳余晖中,我开着她们家的林肯大轿车上了高速公路,小姨以前住在台中,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不是她以前待的修女院,她没说,我也不敢问。




  小姨不愧是大家出身,并没有把我当司机。她坐在前座右边,品流极高的香水及淡淡的女人体香散布在车内的空间,我强自忍着内心的怦然悸动,警告自己绝不能露出色痞的下流样。




  我目不斜视专心的开车,只有在转头看车右后视镜的时候,偷看小姨那完美无缺的侧脸一下。




  小姨一路上都不开口,但我看得出来她对我的驾驰技术挺满意的。




  过了泰山收费站,小姨拿出一张CD放入车内的CD盘,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在车内回荡着,令人神驰的乐章中渗着丝丝的柔情,此时此刻,我希望这段车程永无止境。




  车子平稳的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不多时已经过了新竹。




  ”对不起!我不陪你说话,昨晚没睡好,我想眯一下……“小姨轻巧的用她那修长却柔若无骨的手捂嘴打了个哈欠。




  ”小姨!您别客气,您放心的睡,我会很小心开车的,等下了台中交流道我再喊您……“我巴结的说。




  ”嗯!谢谢……“小姨说着,将头靠在椅背上,身子放松的舒展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她在休息,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姨,艳丽如仙脸蛋,那双长长的睫毛盖着她那双令人做梦的凤眼,轻微的鼻息使我心跳加快。




  下身那柔软丝质及膝裙遮不住她动人的身段,我看着她大腿根部交叉处,不知道裙下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的,是透明的吗?




  我脑子胡思乱想着,小姨这时微微侧了身子摆一个舒适姿势面向着我,我赶紧专心开车,目不斜视。




  我似乎闻到由她鼻中吐出的气息,我胯间的大阳具这时胀得坚挺无比,忍不住斜眼瞄向她露在裙下的小腿。那是一双未着丝袜洁白无瑕的匀称小腿,这双腿上要是着了丝袜,不但不能显其美感,反而会庸俗如比,如此美腿配上脚下的粉白细根高跟鞋,简直像极了做高跟鞋广告的美腿。




  车行快到泰安收费站的时候,只见公路上车辆全部减缓了速度,最后竟然停了下来,是不是前面出了车祸,高速公路上大塞车?放眼望去,只见车辆大排长龙看不到尽头。




  本来预计往返台中五个小时尽够了,可以现在要在晚上十一点以前赶回台北,只怕不行了。




  我一点都不着急,心里反而希望这大塞车最好塞到明天,不!最好永远塞不完,我拿出手机关上,如果这时晓娇打电话来,那可是大刹风景。




  窗外的夕阳这时已经落山,满天艳红的晚霞透进车窗,美国林肯大轿车的舒适平稳是众所周知的,右座的小姨依旧沉睡如故,她那绝美的脸孔在晚霞映照下现出晶莹的神采,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这么美的女人,怎么会去当修女?难道她以前那段没有结果的恋情让她看破了红尘?天底下又有那个傻瓜男人舍得伤她的心?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去。




  【完】字数:6758